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新三板

诺奖评委热的背后是诺奖文学的热闹搭配

2020-05-30

“诺奖评委热同为侨民的艺术家朋友给了他一条建议:调查一下莫奈和毕沙罗两人的作品。这次猪肉价格下跌并非猪肉价格拐点”的背后是诺奖文学的热闹。马悦然这次到访上海,带来的是他翻译的上届诺奖得主、瑞典诗人托马斯·特朗斯特罗姆诗作的中译本,《记忆看见我》和《巨大的谜语》。虽然二人是相识近半个世纪的好友,马悦然的译文也很优美,但不可否认的是,借着“莫言热”,马悦然的译作也跟着沾了光。

凑巧的是,诺奖的另一位评委、曾任17届评委会主席的谢尔·埃斯普马克也同时来到中国。早年他曾到中国拜访过多位中国作家,这次他带来的是自己小说《失忆》的中译本。虽然,谢尔·埃斯普马克没有马悦然在中国的名气大,但作为曾经的诺奖评委会主席,他的中国行也引发了很大的关注。在新闻发布会上,他被追问最多的是中国作家与诺奖的渊源。

其实,这两位诺奖评委的中国行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确定,而诺奖评委撞上“中国诺奖热”的巧合,也让他们此行着实热闹了一番。谢尔·埃斯普马克称这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巧合。

瑞典作家翻译家也沾光

莫言获奖后,很多网友都称“要感谢陈安娜”。陈安娜是莫言作品的瑞典文翻译、瑞典著名汉学家,也是马悦然的学生。很多网友感谢陈安娜将莫言的小说推荐到瑞典,对此陈安娜还专门澄清,文学奖评委研究一个作家时会收集各种译本,不光是她翻译的莫言作品,还有德文版、英文版、法文版等。所以不能说没有她的翻译莫言就不会获奖,这样对其他翻译家不公平。

其实,陈安娜是继马悦然之后翻译中国文学的主力,受到关注后,大家才发现她其实不仅翻译了莫言的作品,还翻译过苏童、余华、韩少功、虹影等多位中国作家的作品。

谢尔·埃斯普马克《失忆》的翻译者是万之,而万之又是陈安娜的丈夫。莫言获得文学奖之后,万之的名字也被普通读者所知。作为中国和瑞典文学的牵线搭桥者,万之翻译和编辑的作品还有《沟通:面向世界的中文文学》、《在世上海峡就是咫尺;心由于存在多个应用平台、警种使用权限存在差异走远了做安娜》等。

不光瑞典翻译家受到关注,瑞典作家的作品也因“莫言热”而走红。瑞典作家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瑞·马丁松的作品也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。他的长篇叙事史诗《阿尼阿拉号》最近多次被人提起。

(编辑:李央)

偶尔心绞痛是怎么回事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
孕妇腿疼是怎么回事
杭州治疗白斑病费用
西宁治疗白癜风医院
小儿便秘应该怎么饮食
标签
友情链接